培育实用英才不负华彩岁月———《华商报》记者访我院副院长理姜波博士

添加时间:2005-05-10         点击次数:2896          字体:

◆国外10年:我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树立国人形象的事业中

记者:姜波博士,您好,请谈一下多年在国外深造和从业情况有哪些收获?

姜波博士:国外10年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出国以后使我意识到我是一个中国人,如何真正地去爱国。说真的,留学在外,确实很苦,但我想终归会苦尽甘来。我从日常的学习、工作以及参与各类社会活动中,使自己得到了全面的提高。连续10年获得多项奖学金(包括政府和民间的最高奖学金)。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著书两部。

曾担任学校和地区留学生总会以及中国留学生学友会会长等职务,积极配合我国对外大使馆的工作,参与起草《中国留学生学友会章程》等。

曾在著名跨国企业中担任中国市场负责人,为我国引进高新技术十余项(包含通讯、软件开发、化工、电子等领域)。通过与国外友好组织协调,捐助多所希望小学。通过各种讲学、论坛等形式,表达了我作为一名中国人的强烈爱国意识,改变了与我接触过的个别外国人、包括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律师及一般市民对中国及中国人的偏见和看法,并开始崇尚中国的文化和历史。

在我带领大家共同努力下,在一定范围内树立了一个中国人、中国青年一代、中国留学生的形象,使我重新认识到了劳动的价值,以及为人处世的方法,使自己树立了正确而牢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为今后我的人生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认为:关键要挖掘当代大学生的潜能、重视实践、培养能力

记者:您所了解的西方国家的教育体系和就业体制、环境如何?有哪些方面我们可以借鉴?

姜波博士:西方国家的众多学校注重的是人文教育,以德治校,依法治学,注重人的综合素质的培养,修养+专业+跨学科的教育体系。比如我在本科四年中学了60多门课程,基础阶段很多是以道德、伦理、环境、哲学等人文教育为主的课程,同时还有跨学科的研修。在国外以本科教育为主,相当程度上贴近市场,同时是引导市场走向的。学科教育培养人才是带有预见性的,而且是超前的。不光在四年以后,甚至久远的未来依然适用。

在许多国家,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很大(不论公办、民办都是这样)。企业回馈社会的意识也很强,他们积极地帮助学校发展。很多大、中、小企业都在学校设有奖学金、科研基金等;国外教育是一种开发式教育,挖掘学生潜能,注重实践、应用等能力的培养,这样培养的大学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了工作状态,适应社会需要。

在专业设置方面,各类综合大学很少设有外语系、计算机系,培养的人才都是面向国际化的,学科划分更宽。而我国的学科划分过细,人才技能过于单一。国外的大学十分注重学生的社团组织活动。我所在的大学即有200多个学生社团,他们注重学生个性的培养,学生的各类兴趣爱好都能在学校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国外的大学是没有班主任或辅导员的,而国内的老师却在从事着像保姆一样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妨碍了学生个性的培养以及能力的开发。国外只是教育、引导、沟通,学生不是单纯的被管理。像国内这样一分定终身的高考制度在国外也是不存在的。他们的学科、专业设置非常灵活。师资方面,在国外大学任教的老师一般都是具备博士以上高级职称的,也有很多是在商界、政界等多年实践经验的人士。

中国的大学教育,我个人认为是高中教育的延长线。学生入校后还是拼命地应付各类考试,而且中国大学生大多数都是由家里来供养的,(姜波笑着说,我个人从十九岁出国,就没有再花家里的一分钱)。国外大学90%以上的学生都在勤工俭学,作为对自己的锻炼。国内就业体制同样是双向选择,而国外大学多是与各类企业建立长年合作关系,经常邀请企业的领导、专家来与学生沟通交流,使学生树立正确的就业观。政府在教育上提供的完全是服务和指导,而不是扮演管理者的角色。

◆我深深感到:提高全民族的整体素质和道德文化修养是关键

记者:许多人都对您放弃国外的优越环境和丰厚待遇而回国全力投身教育的做法不理解,当初您是如何考虑的?目前国内教育大环境和培华学院的现状,对您的个人发展有利吗?还有哪些困难或者顾虑?

姜波博士:我在国外学习、生活多年,深深地感觉到国内外差距还很大。虽然目前我们的生活水平、教育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提高全民族的整体素质和道德文化修养等,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这不光是政府的责任,而且也是我国教育机构所需要努力的方向。作为一名中国人,我认为有义务从我个人做起,从改变我身边的每个人做起。

中国未来的发展取决于年轻一代,改变中国的现状首先要改变我们的教育体制。(姜波先生深沉地凝视前方)其实以上我谈到的这些,也是我对我国现阶段教育的一些期望。我期望能将国外的先进理念带回国,使更多、更好的先进教育理念,再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分阶段、分步骤地被借鉴并实施。并希望能将我在国外的切身感触,尽可能地带给国内的年轻一代,使他们更好地树立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从而正确面对中国的发展,理解异国文化。

落后的根源在于教育、观念的差距。回国后,我深深地感觉到我国东、西部差距日益扩大。国家提出的西部大开发政策十分英明,因为只有改变西部人的观念,才能改变西部的投资环境;要开发西部、发展西部,更重要的就是要进一步提高西部的教育水平。

◆我希望:“培华”能成为我国民办高等教育改革的试验田

记者:对您和您的先辈几代人潜心投身办教育,在陕西乃至中国教育界都有很多传奇式的故事,请您简单介绍一些。

姜波博士:陕西民办高等教育在全国都是举足轻重的,而西安培华学院又是我国创建最早的民办高校之一,有着二十多年的统招历史。作为西部民办高校的领头羊,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使“培华”成为我国民办高等教育改革的试验田。因此,我选择了回到祖国,回到西部,回到“培华”。

我国高等教育、特别是民办高等教育的前景是相当广阔的,只是希望能将我在国外所学,在培华这片天空得到充分发挥。因为培华是专家办学,校内很多专家学者都曾担任过国家重点院校的领导者,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还是信心百倍的。

目前,培华新校区还处于建设发展中,困难还是有的,但都只是发展中的正常过程。伴随着《民办教育促进法》等的出台,从法律上保障了民办高等教育的地位,我很有信心与我院的全体师生团结在老院长的领导下,将培华学院这所西部十二省市区首家民办本科高校办成中国一流的民办大学,成为我国民办高等教育改革的典范。

◆我们这代人,是有着一种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思想的一代人

记者:姜博士,您是七十年代人,谈一下这个年代人的性格特点和创业共性,作为我省以至全国知名的民办教育界少帅派人物,您的最大理想和愿望是什么?在培华学院今后的发展进程中,您有哪些管理新政和治学措施。

姜波博士: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首先是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一代人。我们这代人有思想、有魄力,勇于开拓、百折不挠,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因为这一代人是跨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种经济体制的一代人,是具有着一种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思想的一代人。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以我在国外的经历,以及对国内近百所高校的调研,使培华学院在师资队伍建设、学科建设、学生管理、教学管理、行政管理、后勤管理等各方面,都得到进一步提高和完善。将培华这所西部十二省市区首家民办本科院校办成一所新型的、外向型的院校,并使培华学院进一步升格为“培华大学”。继承和发扬院长提出的“校誉至上、质量第一、自强不息、开拓前进”的办学理念。

希望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为民办高校在全社会树立新的形象,形成民办院校与公办院校共同竞争,相互合作,谋求发展的格局,使我院不仅能享誉国内,同时也能在国际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使我们全体师生都能在充满希望、充满理想的和谐环境中生活、工作和学习,同时希望支持我、关心我的家人及朋友健康、平安。

《华商报》记者 史西城

0